中年是人生第二次青春期!專家:若挺過這時的低潮,必定過得更快樂、更穩定

中年是人生第二次青春期!專家:若挺過這時的低潮,必定過得更快樂、更穩定

圖/freepik

每日汇市|人民币中间价收复7.10,本周累计升值81基点

中年,是人生的第二次青春期

精靈降臨全球 很萌很好吃

讓我們想像一個沒有青春期、沒有青少年的世界,也就是沒有所謂「青春期」這個概念的世界。當年輕人過了身體發育期進入成年期時,社會就認爲他們已經做好進入社會工作的準備—去就業,而不是上高中或大學繼續讀書。

让马克龙更换手机号的间谍软件,无须点击链接就能24小时监控你

他們的能力和社會技巧都還不夠純熟,也會把青春期的情緒帶入職場,然而他們的能力和社會成熟度已足夠應付屬於農業和手工藝方面的工作,然後他們就會早早結婚生子。

雖然這樣的世界現在看起來很怪,但是一百五十年前的美國就是這樣。我們的祖先知道從青春期到完全成熟期的過渡階段,常是充滿混亂和不安的。

古希臘歷史學家希羅多德(Herodotus)曾說過一個關於蘇美人父親對自己的兒子傲慢和冷漠的行爲舉止感到痛心的故事,這是在西元前一千七百年左右的事,而亞里斯多德則將年輕早期(大約青春期到二十一歲左右),和嬰兒期(出生到七歲)以及少年期(七歲到青春期)這兩個時期做了區分,他的區分方式和現代人非常接近。

常生病找不到原因?家中4件東西一定常更換能解決

不過直到近代,我們才發現在童年和成年之前應該還有一個過渡時期。在此之前,學校是讓兒童就讀的,進入青春期的青少年則直接進入社會工作。在馬克吐溫的《頑童歷險記》中,沒有人對一個十三、十四歲的小孩必須自己謀生感到大驚小怪,若在今日,書中的哈克早就被送到兒童保護中心了。

邱国正的慎言与邱太三的轻佻

十九世紀下半葉,城市化、工業化和義務教育的普及改變了青年期的模式。專業化和工業技術的發展,提高了對工作技術及成熟度的要求,社會開始禁止僱用童工,要求兒童必須上學,這延長了年輕人上學的時間。

後來中學開始出現,社會希望青少年能待在教室裡而非工廠,城市也開始蓬勃發展。在前工業時代,青少年住在農場和小鎮裡,周圍少有同齡青少年,但是城市化導致了青少年族羣興起,他們住在一起,一起上課,一起參加社交活動。此時青少年變成一個羣體的身分,一種專屬於青少年的氣質和認同應運而生,衆所周知的青少年文化於焉誕生。

在一九○四年,確立了青春期爲社會中一種羣體的分類,這是個非常大的轉捩點。

史坦利.霍爾(G. Stanley Hall)是美國首位獲得心理學專業學位的人,他出版了一本關於心理學的著作,書名就叫做《青春期》(Adolescence)。霍爾認爲處於青春期的人在心理上和其他階段的人都截然不同,他們充滿了矛盾和極端的情緒。

法国公开赛》力退世界第6日本组合 李哲辉/杨博轩闯决赛

比青春期這個理論更重要的是,他讓「青春期」這個詞變得耳熟能詳,在此之前,這只是一個年齡的階段,幾乎沒有人知道「青春期」這個詞,但從霍爾開始,青春期不但是流行語彙,也是根深蒂固的概念,我們已經無法想像沒有這個詞彙該怎麼辦了。

七灵魂

在一個青春期被公認爲事實的世界裡,青少年並沒有直接進入成年期,而是讓各種機構和社會準則引導他們從童年過渡到完全成熟的階段。屬於青少年的機構,包括中學、學院、社區學院、實習、暑期打工、學徒制、軍隊、諮詢、協助熱線、專業的心理學家、獨立的青少年司法系統等。

更重要的是,青春期的叛逆與難搞,會被視爲是過渡階段正常的現象。雖然有些青少年的情緒問題需要治療,但大多數的青少年更需要的是指引與支持性的社會環境,以及事先爲他們鋪好的道路,例如上學、工作、約會等,引領他們漸漸過渡到成年。

大致上來說,我們會鼓勵青少年在感到困惑或情緒混亂時對外求助,而他們也真的會求援,且不會因此受到嘲笑。

中年時期的「不滿足」是人之常情

就像青春期一樣,中年時的重新啓動,只是一個普通且可預測的發展路徑。跟青春期一樣,中年時期會感到不滿足是完全正常的狀態,有些人可以輕鬆度過,有些人會過得比較辛苦。

就像青春期一樣,也有很多人會幫助處在中年困境的人,即使他們自己也能克服困境,但是經由他人的協助會收穫更大就像青春期一樣,在中年期孤立、困惑、自我挫敗的思維模式,會使困惑和混亂加劇;就像青春期一樣,中年時期也是一個充滿風險和壓力的時期,處理不當就可能導致危機;就像青春期一樣,中年期也是個過渡期,對於那些在這個階段遇到困難的人來說,這段時期的困境將會引導他們走向一個更快樂、更穩定的人生階段。

影/合歡山下冰霰 白花花一片狂炸 雪迷樂翻了

簡而言之,雖然幸福曲線的谷底階段,和青春期在生理、情緒及社會模式上完全不同,但它們都是極富挑戰性的獨特過渡階段,是正常、普遍、可預測而非病態的階段。

但是,青春期有社會支持的整體環境,而中年困境卻只有……紅色跑車。我在第四章探討了爲何時間是個「絕對」的概念,而衰老是個「相對」的概念,我們究竟位在幸福曲線上的哪個點,通常是由時間和衰老程度共同決定的。

時鐘和生物學能夠幫助我們解釋很多生理和心理的狀態,而社會和文化能夠解釋在某個年齡我們會有的諸多情緒和期望。有時候時間和衰老不會同步,例如十九世紀的青少年狀況就是一例。不過,當社會增加了「青春期」這個類別時,這個問題獲得瞭解決。此時,另一種時間與年齡不同步的狀況正在產生。

所幸,一些像馬克.費德門(Marc Freedman)這樣聰明的人正在發明一個新的類別。

香港最強「限塑令」4/22上路 飯店餐飲業禁止免費提供

《大人的幸福學:蓄積能量,找回由谷底反彈的快樂,走出上揚的幸福曲線》。 圖/時報出版

用航母顾好南海、印度洋 陆恐需要7艘

本文摘自《大人的幸福學:蓄積能量,找回由谷底反彈的快樂,走出上揚的幸福曲線》,2022/06/21時報出版

│更多精選推薦↓↓↓

台南大员皇冠酒店主打 端女神至上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