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幫陳永和被殺之謎(二) :臺灣江湖冷兵器時代過渡到熱兵器

四海幫陳永和被殺之謎(二) :臺灣江湖冷兵器時代過渡到熱兵器

臺灣黑幫從冷兵器時代過渡到熱兵器。(示意圖/中天新聞)

1996年1月15日晚間,綽號「大寶」的四海幫創幫元老陳永和,在自家開設復興北路「海珍寶」餐廳內用餐,遭2名蒙面歹徒持槍射擊8槍,與同幫大哥藺磊洽雙雙慘死槍下,案發各種動機臆測不斷,數度引起黑道腥風血雨,弔詭的是,多年來黑白兩道積極緝兇,2名槍手仍逍遙法外,也讓這起幫主遭狙殺案,目前仍是著名的社會懸案。

竹聯:我在江湖的回憶。臺灣第一部幫派主持人親筆史記/大是文化出版

轉變至槍械熱兵器時代

女游客金门遗失手提袋 警方在古厝群火速寻获

猫咪别舔我

在永和出事的幾個月後,啓禮對大寶被殺這件事的分析頗有道理。我們是在某天下午時間談起,他說,大寶通常給人的印象是比較「軟」的,啓禮說的所謂的「軟」,是指處理事情不夠強硬,也就是對「事情」的反應與反擊不夠激烈,說得深入一點,就是反擊的報復力不能使對方有所忌憚而鎮懾對方。我舉個例子,假設有三個自己人聚在一起商量事情,有人提議要除掉某人,如果有人附議表示贊同,那麼這件事就有可能形成;如果當場沒有人表態贊同來參與這件事,那麼這件事就成不了而胎死腹中。

江湖上要殺一個人物,正是如此,雖然各幫派角頭的方式並非完全相同,但大同小異: 有人提出,有人附合贊同,那就成事;反之,如無人來贊同,沒有人願意參加,這件事就不能成立。

而要殺掉「對象」本身的實力,也就是他能反擊報復的實力,是這些共謀者,事先要考慮「贊同」或「不贊成」的表態依據。如果這個要殺掉的對象,是軟弱而沒有很強的反擊報復力,那他就較容易被人殺掉,因爲當時的江湖是弱肉強食、以實力定高下;若對象有很強大的反擊報復力,那麼參與其事的共謀者,首先也要考慮本身的安全,來決定做不做這件事。

中国控美干预冬奥 华府吁放宽外交人员防疫规范

從民國60年代的後期,也就是臺灣江湖刀劍冷兵器時代,已逐漸要過渡到槍械熱兵器時代,我這個從民國40年代後期統領衆兄弟,以冷兵器拚殺出天下的人物,已然不能老是留戀那鐵血刀劍的時光。因爲在冷兵器時期,要來刺殺我與啓禮是較困難的,我們都經過鐵血刀劍的磨練,如有一把長兵在手,即使對方來三個人,不但不能得手,還有被砍倒的風險, 且我們身邊不時有勇士護衛,他人要想成功攻擊並不容易。

亚太区最大生技园区! 佐登 观光工厂拚10月开幕

進入槍械熱兵器時代,戰鬥情況雖已改變,但我們經過刀劍鐵血的洗禮,遇有任何情況均能鎮靜以待,且啓禮是槍不離身,我因不習慣火器從不帶槍,但我們各自的近身護衛都是熟練槍械的勇悍之士,即使對方冒險來襲,也難以攻擊。

但爲了適應時代的轉變,與時俱進,我跟啓禮經過幾次商量,擬定了一套方法,準備「反擊機制」,就是一旦知道如果有人要對我們其中一人不利,我們就立即派出隨時輪值待命的「突擊小組」,小組成員均是後生代中的新銳,劉煥榮亦是小組成員,他們必須在短時間內處理攻擊者。

美银行体系评级展望 穆迪打至负面

邀舞

還有我跟啓禮約定,我們之中有任何一人被刺,另一人必定替他報仇,且兩人絕不同時出現在同一個公共場所。對方如要刺殺我們當中的任何一人,需要同時殺掉我們兩人,不然會立即遭到反擊報復。要殺掉一人就很不容易,要同時殺掉我們難度就更高了,且對方要考慮,我們的反擊報復能力,就是給人「硬」而不能「碰」的印象;沒有周密的反擊報復機制, 就會給人「軟」的感覺。

最强反套路系统

在江湖走跳多年,總有一些恩怨,不得罪人是不可能的事,啓禮得罪過外面不少人,但考慮到我們的反擊報復機制,就很難刺殺。江湖上要殺一個人不會太難,但自己要受到報復的致命打擊,這會讓主使者與參與者多加考慮;而永和給人較「軟」的感覺,沒有極強的反擊報復力,使他人起了殺意。

啓禮對永和之死的分析有他的道理,且包含永和本身的內在因素:他因身材較瘦小,身體的生理條件不及一般兄弟,有幾次在外面吃了虧,我立即派兄弟替他找回來,啓禮也在場清楚看到兩次,所以他分析出永和一些內在不足的因素,也就是「軟」的印象。我們的那段談話雖已過去很多年,但啓禮對永和被刺的內外因素的分析和殺機的形成,自有他獨到高明之處。這兩位兄弟已往生多年,現在回憶起他們的往事,仍使我不禁感嘆。

《港股》恒指跌1.2% 人行降息复活地产股